不负十年 舟曲涅槃重生

 荣誉资质     |      2020-09-15 03:42

王磊上二年级时天天一放学就会背起背篓上山捡柴。一到暑假他又会背上小背篓上山放羊。

对薛育英来说三眼峪再熟悉不外。以前月圆村就坐落在这里。儿时叮咚泉水就从他家门前流过。

已往舟曲砍树伐木几十年许多青山酿成荒山直到20世纪90年月末国家启动天然林掩护工程伐木才停下来。这10年舟曲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13.24万亩实施荒山造林、封山育林、天保工程人工造林21.75万亩。

他不知道在他清早起床打泉水的时候50岁的杨更成刚刚回抵家中睡下。一夜夏雨这位预警监测员今夜值守未眠。他说这场夜雨到破晓五点才停下中间停过两次。

那天晚上薛育英在山上帮人盖房没回家大儿子薛新荣在西安打工也幸免于难。然而薛家3位亲人不幸罹难几十年的心血一夜间子虚乌有。突如其来的生离死别让薛育英父子撕心裂肺、痛不欲生一度对生活丧失了信心。

虽然对父辈的辛劳与坚韧感佩有加但刚接手时他盘货账目禁不住发出一连串问号:父亲植树种绿二十年盈亏大致相抵为啥没有赚到钱?

在灾后重建小额信贷的支持下薛新荣先开了一家小餐馆厥后开起暖锅店承包了县城青峰大旅店的餐饮部。如今他成为月圆村十多位老板中的一员。

“必须坚持底线思维筑牢防灾减灾的底板守牢生态掩护的红线”。履历大灾之后舟曲人对家园重建有了更深刻的体悟。

关键时刻舟曲人背起自家的小背篓爬坡过坎走街串巷将急用的救援物资转运进城。

2010年8月8日在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重创县城吞噬生命。

薛育英是舟曲县城关镇月圆村人。10年前也是深夜暴雨之后约180万立方米黏性泥石流从舟曲县城北部的三眼峪、罗家峪涌出堵塞白龙江形成堰塞湖众多鲜活的生命被吞噬舟曲县城遭受重创。

泉城新生

其时王磊已是一名学音乐的大学生喜欢作曲和洽友组建了乐队。但他还是选择回抵家乡。

如今舟曲城乡村村红旗飘扬。悬挂国旗已经成为许多舟曲人的习惯。因为在许多舟曲人看来感恩最难得国旗最祥瑞。(到场记者 张睿 张智敏 杜哲宇)

山还是这山水还是这水。背篓依然是舟曲的一道风物但从“吃绿”到植绿舟曲的生长看法发生了巨变。